高考終於要來了,今天上午,考生就將走進考場,接受最後的檢驗。
  這幾天,陪考的班主任老師顯得比考生更緊張,尤其是第一次帶高三的班主任老師,當中有很多人都患上了“考前憂郁症”,有的寢食難安,有的總擔心發生意外,甚至身心疲憊睡在床上也不能入眠,只好一條一條默數高考註意事項。
  考前失眠默數考試事項
  11中高三3班班主任 鄭雲霞
  鄭老師出生於1988年,今年是第一次擔任高三班主任。5日中午,學校結束了最後一課,鄭老師在教室里跟同學們依依惜別。
  “那一幕讓我感動,總忘不了。”昨日,鄭老師仍然沉浸在最後一課的激動中。那天上午,3班的同學你一毛我一塊地湊錢,給鄭老師買了一碗抄手。捧著那碗熱騰騰的早餐,鄭老師有些哽咽了。
  5日下午,學校放假了,難得沒有什麼事,鄭老師反而感覺不知所措。一想到高考即將開場,她就心事重重,“生怕有什麼陪考工作沒做好,影響孩子發揮。”
  這幾天不用早上6點起床晚上11點回家了。儘管有條件可以美美地睡個飽覺,但鄭老師卻失眠了。晚上10點鐘上床的她熬到12點都沒能入睡,鄭老師患上了比考生更嚴重的“考前焦慮症”,她說,“閉上眼睛,腦子裡全是高考那些事,我只有一條一條默數著高考事項,給自己催眠了。”
  准考證離開視線就緊張
  輔仁中學高三8班班主任 劉析鑫
  劉老師於1986年出生,也是第一次擔重任帶高三年級。
  高考前兩天學校放假了,劉老師卻不敢有半點鬆懈。班上有48個同學參加高考,其中39人住校,將坐學校的校車前往考場,另外有9位住南坪附近的同學將自行前往考場。
  昨日,在11中考場,劉老師特別提醒這些走讀的考生,並一一核對其家長的電話,提醒他們如何合理安排作息時間和飲食,幫助考生順利備考。
  讓劉老師最緊張的是同學們的准考證和身份證,“我把它們用橡皮筋扎起,裝在信封裡面,放在隨身背的包包里。只要它們離開我的視線,我就覺得不踏實。”劉老師說,因為這兩證關乎考生能否順利進考室,千萬出不得半點紕漏。
  壓力大令體重不減反增
  渝北中學高三4班班主任 瞿仁娟
  瞿老師是1987年出生的,2006年她參加高考,8年後的她現在要帶學生參加高考。
  身份從考生變成領隊,瞿老師的緊張情緒甚至比自己參加高考時更甚。“緊張是緊張,但我不會在同學們面前暴露出來。”瞿老師說,她要穩住軍心,因此只能盡可能地壓抑著緊張,不去宣泄。
  瞿老師也出現過失眠,但不是在現在,而是在二診考試結束到三診考試之前,“那段時間整夜整夜在琢磨每一個同學的每一科學習情況,想盡可能找方法,幫他們突破增分。”瞿老師說,現在高考基本上“大局已定”,失眠稍微有了緩解。
  擔任高三班主任的這一年很幸苦,因為壓力大,瞿老師的體重不減反增,這一年她居然胖了11斤。“真是壓力山大呀!”瞿老師說,高考結束後,她第一項任務就是要減肥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黃曄  (原標題:首帶高三班,她們比考生更緊張 )
創作者介紹

hwy

baxwuva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